-->

永不放棄表演夢-專訪「搖滾宮主」賴銘偉

永不放棄表演夢-專訪「搖滾宮主」賴銘偉

isCar!「搖滾宮主」賴銘偉(Yuming)睽違6年半推出新專輯《心內話》,以他扎實的演唱功力為台語歌曲注入新生命。Yuming自小在家中宮廟幫忙,高二開始駐唱表演,需要自備吉他、電子琴等樂器,因此他19、20歲左右就買下人生第一台車,方便載著謀生工具四處跑。他注重車子的實用性及空間舒適性,因此現在開的及未來想入手的都是SUV休旅車,他也獨鍾大車的寬闊視野,笑說:「我反而不愛跑車,車身低開出去矮人家一截,開再好的車都沒感覺!」

001isCar AMY
賴銘偉打算買兩台車,一台再家人出遊,另一台個人代步

賴銘偉的第一台車是Hyundai Tucson 5人座車款,至今開了13年沒換過,陪他征戰各民歌餐廳及載家人參加廟會活動,里程數已逼近50萬公里。由於身邊有長輩朋友開LUXGEN 7人座,有次借來開,載著全家5口出遊更為舒適。未來如果經濟條件許可,他希望家裡有兩台車可以交替使用,一台是7人座休旅車,另一台是方便個人代步的小車,例如Honda的小車,性能佳又比大車省油。

002isCar AMY
賴銘偉開車喜愛搭配音樂,聽搖滾樂在車內盡情嘶吼

喜愛開大車的賴銘偉,心中的夢幻車款就是風格強悍的悍馬H3,他看國外很多玩家把車輪改得很厲害,直呼:「很重金屬,我喜歡!但......真的很貴,就是買棟房子在路上跑,所以僅止於夢想,之前曾借朋友的悍馬開,過過癮就好。」Yuming開車的習性是一定要配音樂,喜歡聽搖滾、重金屬的歌,窗戶關起來盡情嘶吼,宣洩煩悶的情緒,跟著音樂搖擺心情也輕鬆起來。看似海量的他其實並不沾酒,若跟友人聚會常擔負起安全代駕的角色,負責將喝醉的朋友一一送回家。此外,他車上必放平安符,會特別將符跟行駕照放在一起,他傳授:「有此一說,這樣不止保車也保人。」他建議還可以定期將平安符帶到廟裡過火,不僅警惕自己開車要小心,祈福過也會比較安心。

003星耀藝能
拍MV和演員們一起推車的經驗令賴銘偉相當難忘

由於現在開的已是13年老車,行車時遇過中途拋錨、電腦系統故障等問題,不然就是半路上電瓶沒電,趕緊找路人救援;日前他拍新歌《鬥陣搖落去》MV時,恰巧遇到車子拋錨的插曲,「MV那台車是手排車,相對吃電,拍攝時因為工作人員只把電源打開放音樂,忘了發動車子,就把電池耗盡了,等到想發動車子時已經來不及,我們只好一起推車。」而賴銘偉和臨演們辛苦推車的畫面,也被導演剪進MV裡,十分逗趣。

004isCar AMY
賴銘偉回想起自己碰到馬路「三寶」的回憶,還是令他哭笑不得

馬路最怕碰到「三寶」,賴銘偉開車遇過最驚險的經驗是對向車為了超車,逆向迎面而來,在差點撞到那一刻才切回車道,讓他捏把冷汗,也曾遇過單行道上硬要逆向的駕駛,他氣不過跟對方理論,該駕駛竟回他:「我家住這邊!」理所當然的模樣令他哭笑不得。不過比起違規行駛的車子,他更怕不守交通的人,畢竟車撞車有車險可以賠,撞上人就麻煩了,因此秉持安全原則小心駕駛。

004賴銘偉
賴銘偉推出新專輯《心內話》,昔日星光好友前來為他加油打氣

賴銘偉曾是星光二班冠軍,十年來雖在歌壇載浮載沉,但他從不失志,持續自己最愛的駐唱表演,一唱就是16年,佔據他人生一半的時間,也因勤練嗓保持最佳狀態,成功以自我風格賦予台語歌新的風味。這次隔這麼久才有機會再發片,賴銘偉將自己的人生歷練,用第一人稱唱給大家聽,令他格外有感,「人家常講,機會是留給準備好的人,但這句話跟我不能畫上等號,我覺得,機會來的時候不一定是準備好的時候,但是來的時候要盡力抓住它,好好表現!」

005星耀藝能
賴銘偉把握每一次演出機會,盡力表現

他提及去年經歷人生最低潮,家中廣澤宮發生火災,連祖先牌位都燒光,舅舅因祝融之災過世、加上爸爸生病等重擊,讓他必須依賴藥物半年才能入睡;但就在重建宮廟前夕,他連續3晚做同一個夢,告訴他貴人在遠方,一切將逆轉乾坤,不久便收到新加坡宮廟資助的170萬善款,而廣澤宮重建落成後他也順利發片。如同神蹟般否極泰來的遭遇,讓他相信冥冥之中自有安排,「這些光靠我一己之力是做不到的,信仰教會我找到自己的價值,做我開心的事和應該要做的事。」

006星耀藝能
賴銘偉從小接觸陣頭,未來打算將台灣的獨特文化融入作品中

他與爸爸父子情深,發片記者會上賴爸爸抱病現身,讓Yuming激動落淚,昔日戰友黃美珍、梁文音、葉瑋庭、吳忠明也都到場力挺;專輯裡有一首歌是蕭煌奇為Yuming量身打造、歌頌父愛的《伊是阮老爸》,問他賴爸爸有何評價?賴銘偉笑道:「他嘴上只講兩個字『不錯』,但感覺得出來他很喜歡,遇到朋友就自豪炫耀『有一首歌是我兒子送給我的!』時不時就播歌給朋友聽,幫忙打廣告。」《星光》比賽時期,Yuming最自豪的就是在總決賽時帶著八家將登台表演,接下來,他想嘗試幫陣頭寫歌,做一張陣頭概念專輯,「台灣有很多不同的陣頭,如果有專屬的音樂,將來或許可以用舞台劇或劇團的形式展演。」從小接觸陣頭的他,擁有其他歌手沒有的人文特質,他感性地說:「陣頭是我的根,廟會是我的文化基底,這兩件事對我同等重要,要如何將這兩件事結合成厲害的作品,是我接下來要努力的目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