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大衛行勢力】 日本Mitsubishi再建之路真的不能沒有台灣中華

【大衛行勢力】 日本Mitsubishi再建之路真的不能沒有台灣中華

isCar!10月20日中華發表Mitsubishi Outlander國產小改款,Mitsubishi日本原廠在副社長白地浩三領軍下派出大陣仗代表團來參加新車發表會。按理講,Outlander不過是小改款車型,而且市場規模也不像Toyota多款國產車拿出來都有可能年銷破萬輛,但日本原廠會這般重視此次新車發表,讓人不禁好奇Mitsubishi和中華汽車的關係,和Outlander小改款為何會如此重要?

DSC 0261

中華和日本Mitsubishi(以下稱三菱)的關係真的可以用剪不斷理還亂來形容,中華早在1970年也就是距今46年前便已建立合作關係,中華引進Mitsubishi Delica(得利卡)來銷售,加上後來Veryca也有超過40年的引進歷史下,讓中華三菱商用車獨霸台灣市場超過40個年頭以上,到今天依然無第二家車廠能夠出其右。更難能可貴的是,中華甚至還擔任Mitsubishi進軍中國大陸的馬前鋒,在1999年跨過海峽在福建合資成立東南汽車,將由自身CARTEC研發中心與三菱合作開發的Freeca導入當地生產,獲致極大成功,並在2006年將東南汽車股權的25%轉讓給三菱,使三菱得以在中國大陸取得登陸門票。另一方面,中華也不斷將三菱汽車推往過去三菱表現並不突出的海外市場,包括中華大規模改造的Grunder中型房車外銷菲律賓,締造國內高級房車外銷首例。2012年9月中華再將自主設計造型的Lancer Fortis外銷到中東,如今包括Zinger小改款在內,品牌雖然改掛中華自有廠徽,但Zinger依然是和三菱共同開發的結晶,它的持續發展,也意味著讓三菱的DNA再延伸。

p2 bg

GRUNDER

about 2015

更不簡單的是,2004年日本三菱因為召回醜聞所爆發的嚴重財務危機,在各方挹注的兩千九百五十億日圓的紓困資金中,竟然有一百億日圓(相當於30億新台幣)來自台灣的中華汽車。這是罕見國外合作廠商挹注資金去援救母廠的舉動,也就是這點,日本三菱深刻感受到中華汽車的有情有義。可惜的是,三菱經營的每況愈下,原廠產品線不斷限縮,別說要開發全新車系來拓展市場,連保有既有的產品持續發展也成為問題,日本方面在賣掉後一輛Lancer EVO後,便沒有傳統四門房車產品,目前僅存SUV和商用車。當年的破產危機,也造成日本三菱開發人才的大量流失,向來被視為車廠靈魂的R&D部門,甚至也出現派遣員工,現任三菱汽車設計部本部長的國本恆博,也是2013年才離開日產到三菱來任職,到職迄今不過3年。

DSC06956

也就因為三菱母廠屢屢發生問題,日本原廠甚至因為4月日本當地排汙數據造假情事爆發,致使日產順勢入股三菱,成為三菱新東家。許多人因而對三菱的未來何去何從有所好奇,三菱也不是不知道,因此趁著Outlander小改款在台發表時,派出大陣仗團隊來參與盛會,其中國本恆博除了透過在Outlander小改款所採用的「Dynamic Shield」的造型哲學來闡述三菱設計團隊是如何努力地來打造一款既能反應傳統但又能因應時代潮流的全新家族造型的同時,對外強調三菱未來新車雖然會和Nissan-Renault在產品硬體資源上有所共用,但是造型設計將會是採「兄弟登山,各自努力」的模式,三菱會自己走自己的路。

從目前全球市場反應來看,「Dynamic Shield」設計哲學在Outlander小改款上的確是一次成功的範例,但是未來如何能夠持續發揚在其他三菱汽車上,這些都是國本恆博所要面對的課題,國本恆博在台北接受媒體專訪中也首次明確表示,在未來日本三菱的新車設計開發上,中華汽車將會成為三菱的重要合作夥伴,這也不啻意味著中華汽車的CARTEC汽車研發中心可望尋得第二春,在三菱的未來全球產品戰略中扮演吃重角色。然而讀者也不要高興得太早,市場競爭是殘酷的,固然中華靠著三菱目前的景況取得機先,能夠重新歸隊,但市場情勢嚴峻依然,車子要想賣好,還得看各方面的條件能否到位吸引人,若是做得好,將會讓台灣研發能力再次脫胎換骨,只是這樣的歷史機遇可不是天天都能遇得上的。